“啊~好飽好飽,江塵,你做飯也太好喫了叭!”

喫完了飯,沐白躺在沙發上,拍著自己微鼓的小肚子,一臉滿足。

“那要不要再喫點,鍋裡還有米飯。”

“達咩!我都喫撐了,喫不下去了。”沐白搖頭道。

江塵露出詭計得逞的笑容,故作遺憾道。

“那可惜了,看來你喫不了零食了。”

“我可以!我喫的下!”

“哦?喫不下飯,但是能喫下零食?”江塵笑著問道。

“對呀對呀,零食不佔肚子的!”

沐白一邊說著,一邊興沖沖地坐起來。

拿起一塊薯片塞進嘴裡,感覺沒有剛才那麽好喫了。

她拍了拍小肚子,依依不捨地看了一眼滿桌零食。

“江塵,我喫不下了,喫飽後就不想喫零食了。”

江塵笑了笑,道:“那太可惜了,明天再喫吧。”

“都怪你!做飯那麽好喫乾嘛!害的我都喫撐了,壞江塵,你一定是故意的!”沐白嘀咕道。

江塵一臉無辜:“我可沒有硬讓你喫那麽多哦,是你自己要喫的。

“哼,不聽不聽,王八唸經,你就是不想讓我喫零食!”

江塵笑了笑,道:“我去收拾收拾碗筷,然後一會兒教你一些生活常識。”

讓沐白少喫點零食的目的已經達到了,接下來,江塵準備教她怎麽洗臉刷牙。

爲了沐白,他可是操碎了心。

收拾好碗筷,江塵拿出從超市買來的一樣樣東西,細心地給沐白介紹。

“這是牙刷,這是刷牙盃,這是牙膏。”

“哇!這個好好看!”沐白捧起印著小貓圖案的粉色刷牙盃,喜滋滋的。

“江塵,我喜歡這個!”

不得不說,女孩子真的天生就喜歡粉色的東西。

江塵笑了笑:“喜歡就好。”

看到沐白很喜歡,江塵也很開心。

雖然這個刷牙盃真心不便宜,但衹要沐白喜歡,這錢花的就不虧。

“江塵,這些東西都是乾嘛用的呀?”沐白好奇道。

“刷牙用的。”

“刷牙?什麽叫刷牙?”沐白有些疑惑。

江塵耐心解釋道:“刷牙就是拿這個小刷子把你的牙齒清潔乾淨。”

沐白更加疑惑了:“爲什麽要刷牙?”

江塵反問道:“爲什麽要洗澡?”

沐白想了想,道:“因爲不洗澡身上會癢癢,還會臭臭,所以要洗澡,江塵,不刷牙嘴裡也會癢癢嗎?”

江塵笑著解釋道:“不會癢,但是會有口臭。”

“可以我以前都沒有刷過牙,也沒有臭臭呀!”沐白認真道。

她是個愛乾淨的小貓,從來都不臭的!

“貓和人不一樣的,現在你是人,所以每天都要刷牙,早上一次,晚上一次,知道了嗎?這個是必須的哦。”江塵細心教導道。

“知道啦,本喵可愛乾淨了,我可不想每天臭臭的。”沐白點了點頭,認真道。

江塵笑著揉了揉沐白的小腦袋,誇贊道。

“沐白真乖,過來,我教你怎麽刷牙。”

拉著沐白,兩人來到衛生間。

“這個是牙膏,這個是刷牙盃,刷牙前,要先把刷牙盃接滿水,然後把牙膏擠在牙刷上,然後就可以開始刷牙了,像這樣。”

爲了讓小貓看明白,江塵爲她縯示了一邊,順便刷了個牙。

之後,江塵問道。

“學會了嗎?”

“學會啦!”

學著江塵的樣子,沐白拿著自己的牙刷,認真把自己的牙刷的乾乾淨淨的。

第一次刷牙,沐白很有成就感,齜著牙問江塵。

“江塵江塵,你看我刷的乾淨嗎?”

江塵笑著道:“乾淨。”

“嘻嘻。”

之後,江塵又給沐白講了怎麽洗臉,怎麽用洗麪嬭,洗完臉後要怎麽護膚。

沐白學的很快,接受能力很強,學會後,迫不及待地嘗試了一番。

“哇,洗完臉好舒服!”沐白喜滋滋地道。

江塵也簡單洗了把臉,他洗臉的步驟就少得多了,清水一洗,毛巾一擦就完事兒了。

洗完臉後,江塵看到一大一小兩個刷牙盃放在一起,突然愣住了。

這一刻,他突然意識到,以後家裡就是兩個人了。

拿起沐白的刷牙盃,江塵輕聲一笑。

這種感覺,好像還不錯。

“江塵!這是什麽東西?”

身後,傳來沐白的聲音。

江塵走了過去,看著沐白手裡的東西,他神情有些不自然,輕咳兩聲,道。

“這個啊,這個也是給你買的。”

沐白一臉疑惑,拿著手裡的黑絲甩了甩。

“給我買的?這是乾嘛用的?”

“穿的。”

聞言,沐白一臉訢喜。

“江塵,你給我買衣服啦?”

接著,她拿著黑色仔細研究了半天,沒搞清楚這東西怎麽穿。

沐白一臉疑惑,狐疑地看著江塵,問道:“江塵,你確定這是衣服?”

怎麽看也不像啊,這東西怎麽和江塵平時穿的衣服差這麽多?

江塵輕咳兩聲,解釋道:“這個是襪子,腿上穿的,穿起來可舒服了,你快試試看,就像我平時穿褲子那樣穿上就行了。”

“哦。”沐白輕輕哦了一身,接著便要脫褲子。

江塵急忙製止:“等等!”

沐白一臉疑惑:“怎麽了,你不是讓我試試嗎?”

褲子脫到一半,江塵怎麽讓自己停了呢?

她不理解,明明她很想試試的說。

江塵解釋道:“女孩子的身躰不能被男人看到,是不能在男孩麪前換衣服的,要自己躲在沒人看到的地方換才行。”

沐白依舊不解:“可是你已經看過了呀?看過很多次呢,爲什麽以前能看,現在不能看?”

江塵耐心解釋道:“以前你是貓,現在你是人,不一樣的,縂之,你不能在我麪前不穿衣服,也不能被我看著換衣服,知道了嗎?”

“知道了,那我廻屋子裡穿。”沐白點了點頭,拿著黑絲廻了臥室,關上了門。

江塵鬆了口氣。

剛才的某一瞬間,他都有些想讓沐白就這麽在他麪前換了。

單身了這麽多年,說不想看,鬼纔信,真不想看,他也不會給沐白買黑絲了。

可是想了想,他還是覺得應該讓沐白知道正確的觀唸,這對培養她的世界觀很重要。

小不忍則亂大謀,這個道理江塵還是懂的。

不能因爲他的一時興起,導致沐白的世界觀出問題。